漫遊.山上

漫遊.山上

漫遊。古蹟
漫遊。山上
漫遊。美好

一個日本建築工程師
為了尋找爺爺說的寶物
踏上一段在山上的尋根之旅
留在山上古老建築的秘密
關於台灣水道之父的故事

台灣水道之父-浜野弥四郎
日本千葉縣人,曾任台灣總督府土木部技師,同時也是八田與一的上司

浜野弥四郎在台灣上、下水道的建設,期間長達23年,陸續完成基隆、台北、台中、台南等台灣主要都市的水道計劃

許文龍談我國自來水之父-浜野弥四郎
去年秋天,有機會到山上鄉自來水公司淨水廠。那裏有尚完整保留的日治時代大正年間所建,幾棟處理水用巴洛克式紅磚挑高建築物。在草叢裏發現了一座,刻有碑文的石材製基座,但上面空虛無一物。經查詢廠方,得知原來那裏安置一座,被譽為「都市的醫師」之濱野彌四郎技師的銅像,但是,如今不知其去向。

調查有關濱野技師的事蹟,得知他是長時期居住台灣,為台灣建設上下水道的人,也是建設那著名的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之上司。他是一位頗值得紀念的人,贈送銅像的人寫的是友人一同,其實是濱野技師的部下八田與一技師等人。
據家父告訴我,曾祖父、祖父在三十歲前過世,聽說當時台灣住民的平均壽命在四十歲上下。其主要原因,在由於缺乏清潔的飲用水和排水的設備,可以說衛生狀態極端惡劣。日領台時的台灣被稱為瘴癘之地,到處流行瘧疾、霍亂、鼠疫等傳染病。根據統計,當年來台討平反日軍的日本軍隊中,戰死者一百六十餘人,因瘧疾為首的惡疾病死者約四千六百人,住院患者達二萬七千人,連北白川能久親王近衛師團長,也因瘧疾病死台南。

日本人來台後,把衛生問題視為施政的重要工作,將其認為是討伐戰爭的延續,若非改善飲用水和排水設施,就無法期待台灣的安定。由於當時臺灣總都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實質的總督代理)的極力邀請,任教於日本帝國大學工科的蘇格蘭人巴爾登先生,帶著該校剛畢業的濱野彌四郎一起渡台,從事上、下水道的策劃工作。他們不在舒適的辦公室裏辦公,騎著馬,冒著隨時會遭遇抗日游擊隊突襲的危險,到荒涼山區找尋水源地。後來,巴爾登也因酷熱過勞,感染虐疾而回日本,三年後去世,葬於日本。濱野繼承了他的遺業,他負責了巴爾登歿後,一切台灣的上、下水道事業。他先後策劃,並建立台北、基隆、台中、台南的貯水池和上、下水道工程。台灣所有主要都市的上、下水道,特別是上水道的建設,幾乎可說都在他的手中建設完成。

日本政府在台灣,投入大量的金錢和人力,改善了衛生環境和完成了上下水道,使台灣邁向近代化,這是台灣人的大福氣。

當時台南市的人口約六、七萬人,在山上鄉建立的淨水場貯水量,卻可供應十萬人使用。如此徹底解決了飲用水和排水的問題,這可以說是一種極有遠見的規劃。

我曾經住在新加坡,那裏有紀念對當地有功英國人的路名、銅像,供人懷念;印度也有英國人的紀念銅像,被保留著。這些對當地有貢獻的人,應該不分國籍,加以紀念尊敬才對。相對的看起來,台北水道博物館,陳列的卻僅有劉銘傳和巴爾登的相片,而沒有一點有關濱野彌四郎的資料。事實上,對台灣的上、下水道的建設,最有貢獻而時間達二十三年的是濱野彌四郎。這一次到山上淨水廠,深深覺得應該給予他該有的評價。

我素對雕塑方面有良好基礎,為對濱野彌四郎表示敬意,特地親自塑造他的半身像,並鑄成一座銅像,放置山上鄉原來的基座上,供來此地的人們瞻仰懷念。

濱野彌四郎胸像;台南山上淨水場,奇美創辦人許文龍重塑捐贈,2005年
濱野彌四郎胸像;台南山上淨水場,奇美創辦人許文龍重塑捐贈,2005年

資料來源 from 濱野彌四郎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