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歸(仲夏夜府城前傳)

36屆金穗獎最佳劇情片獎
導演:廖士涵
每天沉浸酒鄉的阿雄為了替兒子籌學費,並且解決家裡生計問題,拜託朋友幫忙卻也看盡了­他們的臉色,失意的阿雄想起曾經夢到石頭烏龜,於是異想天開趁著夜裡無人,翻牆進赤崁­樓,向石龜祈求,希望石龜能保佑他經濟好轉,更祈求石龜能讓他先順利籌到兒子小南上台­北的第一筆學費。 彷彿石龜顯靈?抑或阿雄醉後幻覺?不管如何,這個夜晚之後,有些事情開始不一樣了……

導演的話

關於『烏 歸one night home』

該怎麼說此刻的心情呢?依稀記得當我把報名資料送到電影節報名處時的內心呢喃,我跟天上的老爸說,『這個案子拍出來了,接下來就靠你保佑了…』,果真如此~

要感謝的人真的很多,安澤的伙伴、春暉導演、被我拉下海幫忙的俊蓉、雪中送炭的上海唯晶、克敏楊怡夫婦、大學同學阿德、大學學長士英、還有諸多現場幫忙的伙伴,感謝每天夜以繼日的連番工作下還能情意相挺,也希望這次的入圍,能夠讓我有機會上台唸出大家的名字。



細說從頭,還是難以想像當時是如何完成這項作品,特別是看似相同的作品底下,卻嘗試用兩個不同觀點來訴說,一則是用兒子觀點描寫最後一晚離家心情的電視電影『仲夏夜府城』;另一則卻是用父親的觀點來呈現酒醉夜歸父親的奇幻遭遇的電影短片『烏歸』…會選擇這樣做的原因,除了初生之犢不畏虎地想自我挑戰外,卻在每次想放棄這個念頭的時候,意外地感覺更靠近父親一些…

『動機有了,做起來卻是困難重重』…為了清楚劃分兩則故事及拍攝手法,我嘗試了好幾種方式,幾經波折,總算確定彼此的故事走向,更簡單地說,電影短片『烏歸』,就像是電視電影『仲夏夜府城』的前傳,我把故事聚焦在兒子小南準備北上唸書的那一週,在『仲夏夜府城』裡,講得是兒子小南離家前一晚的奇妙遭遇;而『烏歸』則是把故事時間點往前,從父親阿雄的角度出發,講得是父親為了幫兒子張羅求學的生活費而在某個夜晚的奇幻遭遇。

我常在想,為什麼我有一個愛喝酒的老爸呢?是為了逃避現實嗎?難道,喝醉了之後,煩惱的事情真的就可以一了百了嗎?醉茫茫的世界到底長什麼樣子呢?

這些疑惑直到後來父親走了,仍然無解…

『烏 歸』即是描述一個酒醉的父親,在一個如夢似幻的夜晚,和一隻大烏龜相遇的故事…我嘗試揣摩父親的觀點來走進這個奇幻的旅程,雖然我到現在仍然無法替爸爸的貪杯找到美好的解答,但人生不就是這樣嗎?但願這部片能讓我更理解、靠近他一點。
2013.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