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府城 / 烏歸

仲夏夜府城 / 烏歸

帶您夜遊台南古蹟的一部電視電影:仲夏夜府城

故事是以導演北上讀書的前一晚,發想出一連串在仲夏夜府成的故事
這部電視電影以大量的台南古蹟夜景做為戲劇的背景,帶您夜遊台南古蹟

「赤崁樓裡有九隻烏龜,傳說只要遇到跑走的第十隻烏龜就能帶來好運……」
1996 年夏天,討厭父親喝酒的小南順利考上大學。離家北上的前一晚,他竟然還得滿街找酒醉的父親。途中,他巧遇一位想找老家的 ABC 正妹佳穎,為了幫她,小南帶著佳穎穿梭在台南的巷弄間,卻莫名其妙地被身上刺龍刺鳳又裹著石膏的機車怪客追逐。在逃跑與閃躲的過程中,小南重新溫習了一遍他生活了 18 年的家鄉。

再度思考與親人間的關係(廖士涵/導演)
已經忘記是拍攝的第幾天,同樣的半夜三、四點,劇組一群人依然不顧夜深人靜,群聚在台南古廟旁工作。我媽在家擔心得睡不著,問我幹麼要工作到這麼晚?我跟她解釋拍片的意義,卻總是詞不達意。我想,可能是因為看見心中所想的畫面被呈現出來,在螢幕的框框裡活生生存在著,那種今夕是何夕的錯覺,彷彿又看到當年與父親相處的那段回憶。
記憶中,父親是個嚴肅、疏於和家人互動的人,他很ㄍㄧㄥ,唯一讓他可以釋放自我的時刻,就只有在他三杯黃湯下肚之後。
每每喝到酒酣耳熱之際,他就會對我們展現他的「熱情」,那種又抱又親的「突兀」行為,總是令我感到噁心。甚至,他會選在我熬夜讀書或已經上床熟睡的時候,帶著酒氣及一種淘氣的姿態「盧」我陪他聊天!
後來父親走了,我以為我跟他還是沒什麼話可說。但其實每次回到台南,我總忍不住到父親的牌位前跟他聊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進入拍戲這一行,有很多圈外人難以理解的挫折與過程,當我向爸爸訴說的時候,常常情緒一來,有些話甚至不成句子,連我自己都不確定想表達什麼。只不過跟他說完之後,我好像就能繼續在這一行堅持下去。而我也不禁聯想到,我對著爸爸牌位的那些「胡言亂語」是不是很像當年酒醉的他想強迫我聽的那些滔滔大論? 於是,我有了想要創作這個片子的念頭。
《仲夏夜府城》說的是一位剛考上大學的少年,在離家北上的前一晚,經歷了父親酒醉時候曾說過的荒誕怪事,我希望藉由這一部作品,重新檢視自己與親人、與故鄉之間的關係,希望我對父親及家鄉的情感也能引起觀眾的共鳴。

公視人生劇展的仲夏夜府城是臺灣少數以夜景、古蹟為拍攝背景的電影

導演在拍片的時候同時拍了兩個版本

  1. 小南觀點出發的仲夏夜府城
  2. 爸爸觀點出發的烏歸

兩個版本各自交織出父子之間細膩的親情

仲夏夜府城公視人生劇展會不定期播放,烏歸我則是在台北電影節首映看過

仲夏夜府城

烏歸 (仲夏夜府城前傳)

關於劇中的一些場景

  • 接官亭以及風神廟,在台南南勢街西羅殿一帶(民權路過永樂市場一段路左轉就到了)
  • 劇中有出現的拱門-兌悅門
  • 白馬精變成白馬的地方-烏鬼井
  • 赤崁樓及祀典武廟大家應該都很熟悉
  • 騎機車在安平一帶
  • 警察局是祀典武廟附近那一間
  • 玩具店在西門路大菜市裡
  • 白馬精追逐所躲的市場,在大興街佳佳旅店旁
  • 牛肉攤內場景,在宮後街,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問長崎蛋糕巷口賣愛玉冰的老闆娘,她會很樂意告訴你
  • 牛肉攤外場景,在開山路,靠近民生綠園一帶
  • 片尾機車的景-包公廟排樓,和平街 ( 洪芋頭擔仔麵旁的巷子)

小時候去赤崁樓的時候,長輩會說烏龜晚上會跑出去玩的故事
導演能用自己的家鄉背景,再連結自己與家人的故事,拍的這部人生劇展,真的很不容易

這部片的燈光與整部片的氣氛,把台南的夜景拍的很美
大家可以透過這部電影來看臺南的夜景

仲夏夜府城夜遊地圖

景點在哪裡:仲夏夜府城夜遊地圖

仲夏夜府城導演的話

仲夏夜府城導演的話
我很喜歡這張照片,很貼切地講出仲夏夜府城的創作緣起~

緣起。

『我期待,這部作品會是一段省思與自我成長的對話』
十年前,當我還背負著親友期待,一個人在台北唸書的時候,忽然有天半夜接到父親病危的電話,記憶中,聆聽電話的我沒什麼表情,打電話來的是我小弟,他的語氣十分鎮靜,或許是這個原因,讓我在乍聽的同時壓抑住隱藏在內心的情感,等到坐上火車南下,那從小到大與父親相處的記憶才猶如書面翻頁般地快速轉入…

記憶中,父親是個嚴肅、不喜歡跟家人互動的大人,唯一讓他可以解放自我的時刻卻總是在他酒酣耳熱之際,他會在大家毫無防備的情形下突然展現他的『熱情』,但是,當下那些多餘的親密行為卻往往招來反感,尤有甚者,有時會在我書讀到一半的時候,或甚至已經熟睡之際,父親總會帶著酒氣,以一種淘氣般的姿態希望你能陪他好好聊上一晚,可想而知,當時的我,心裡藏有多少不悅及無奈!

後來父親走了,為了持續在創作這條路上堅持下去,每次當我回到台南,我就會在父親的牌位前跟他說當下的工作狀態,雖然影視創作多的是一些非專業人士難以理解的過程,有些話甚至自己聽來都不成句,但那種與天上父親分享的私密心情卻讓我聯想到當時酒醉的他與我獨處時的滔滔大論,於是,我有了創作此案的念頭!

發想初期,由於內容尚未具體,讓我有更多時間回到台南蒐集資料,才發現這個從小生長到大的故鄉竟然會如此陌生。所以,我設計了一個即將北上唸書的少年,小南,在前往台北唸書的最後一晚,遇上酒醉父親口中胡言亂語說出的傳說,再與台南特有的城市風貌結合,希望製造出帶點魔幻色彩卻又能發人深省的故事題材!

再度思考與親人間的關係
已經忘記是拍攝的第幾天,同樣的半夜三、四點,劇組一群人依然不顧夜深人靜,群聚在台南古廟旁工作。我媽在家擔心得睡不著,問我幹麼要工作到這麼晚?我跟她解釋拍片的意義,卻總是詞不達意。我想,可能是因為看見心中所想的畫面被呈現出來,在螢幕的框框裡活生生存在著,那種今夕是何夕的錯覺,彷彿又看到當年與父親相處的那段回憶。

記憶中,父親是個嚴肅、疏於和家人互動的人,他很ㄍㄧㄥ,唯一讓他可以釋放自我的時刻,就只有在他三杯黃湯下肚之後。
每每喝到酒酣耳熱之際,他就會對我們展現他的「熱情」,那種又抱又親的「突兀」行為,總是令我感到噁心。甚至,他會選在我熬夜讀書或已經上床熟睡的時候,帶著酒氣及一種淘氣的姿態「盧」我陪他聊天!

後來父親走了,我以為我跟他還是沒什麼話可說。但其實每次回到台南,我總忍不住到父親的牌位前跟他聊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進入拍戲這一行,有很多圈外人難以理解的挫折與過程,當我向爸爸訴說的時候,常常情緒一來,有些話甚至不成句子,連我自己都不確定想表達什麼。只不過跟他說完之後,我好像就能繼續在這一行堅持下去。而我也不禁聯想到,我對著爸爸牌位的那些「胡言亂語」是不是很像當年酒醉的他想強迫我聽的那些滔滔大論? 於是,我有了想要創作這個片子的念頭。

《仲夏夜府城》說的是一位剛考上大學的少年,在離家北上的前一晚,經歷了父親酒醉時候曾說過的荒誕怪事,我希望藉由這一部作品,重新檢視自己與親人、與故鄉之間的關係,希望我對父親及家鄉的情感也能引起觀眾的共鳴。(廖士涵/導演)

來源:安澤映畫有限公司 連結

公視+線上收看:https://www.ptsplus.tv/video/1-20124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