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導演廖士涵專訪禁忌「送肉粽」儀式 電影《 粽邪 》

台南導演廖士涵專訪禁忌「送肉粽」儀式 電影《 粽邪 》

《粽邪》主演陣容合影。
《粽邪》主演陣容合影。

以台灣喪葬習俗「送肉粽」為題材的電影《粽邪》日前剛在彰化殺青,耗資 5,000 萬台幣拍攝的本片於彰化、台北等地拍攝,拍攝時更遇到不少恐怖事件,主演夏于喬、鄒承恩、陳博正(阿西)、李亞臻、劉國劭齊聚分享拍攝期間的靈異事件,這也是夏于喬的恐怖電影初體驗,不敢看鬼片的她可以說是入行後的最大挑戰。

《粽邪》中第一次拍攝鬼片的夏于喬有大膽演出,令人敬佩。
《粽邪》中第一次拍攝鬼片的夏于喬有大膽演出,令人敬佩。

本片主要在探討民間「送肉粽」儀式,「送肉粽」是彰化當地流傳已久的習俗,為了送走上吊輕生者的怨氣,法師會將死者使用的繩子帶往海邊燒毀,將煞氣趕出海,其中更有許多禁忌,劇組也邀請當地專業的法師,為電影做更真實的呈現。監製之一的趙家齊是 1990 年代知名綜藝節目《玫瑰之夜》團隊的製作人,其中〈鬼話連篇〉單元可說是台灣靈異類節目先河,更成功創造紅衣小女孩熱門話題。從電影《紅衣小女孩》一、二部都大賣,去年更有《通靈少女》打出亮眼票房,恐怖題材大受矚目,相信此次《粽邪》將再開新的靈異話題。

《粽邪》劇照。
《粽邪》劇照。

這次找來拍過偶像劇《舞吧舞吧在一起》後,又以電視電影《回家路上》入圍金鐘獎的廖士涵導演執導本片。去年也拍攝過靈異恐怖類型的植劇場電視劇《積木之家》,這位類型多變的導演,是如何開啟拍攝恐怖片的呢?想一窺不為人知的《粽邪》恐怖拍攝機密, 【電影神搜】 特派員象鼻帶你一起獨家專訪導演廖士涵。

《粽邪》導演廖士涵。
《粽邪》導演廖士涵。

當初為何想拍攝 《粽邪》這樣的驚悚題材的電影?

導:當初是因為有朋友介紹,一開始並不是要做這個故事。這是彰化當地沿海地區住戶的習俗,因為自古流傳上吊自殺怨氣是最重的,所以當地人會很害怕,只要有人上吊自殺,就會請法師來做法,將上吊者的的繩子跟樑柱割下來,再取下丟置麻布裡跟著法師丟到海裡送煞。這個習俗都在晚上進行,也更增添神秘感,而且如果送行當中,民眾半途看到,或是誤闖隊伍都要全程跟完,不然可能會被煞氣沖到,怕因此也可能會引來上吊自殺的念頭。當地只要知道要進行這個習俗的話,民眾都會緊閉門窗不外出,怕不好的煞氣進屋被影響到,為此在拍片過程我們還特別請來跳鍾馗的法師當顧問來指導。

《粽邪》導演廖士涵側拍照。
《粽邪》導演廖士涵側拍照。
《粽邪》導演廖士涵側拍照。

可以先透漏《粽邪》大約的劇情嗎?

導:片中有二位直播客,聽說彰化有這個習俗,二人就大膽去當地拍攝,但在拍攝時誤觸忌諱,就有些不一樣的事情出現。經過追查後,才發現有些恐怖的現象跟身邊的人有關,接著開始回推過往去找出發生問題的線索,直到找到源頭為止,大約是這樣的故事,剩下的就請親自在電影中確認吧。

《粽邪》電影劇照。
《粽邪》電影劇照。

《粽邪》當初選角夏于喬、鄒承恩為男女主角,選角有沒有什麼特別考量?為何適合這部片?

導:喬喬是因為之前就有在注意她,前陣子剛好她離開主持崗位,剛好在一個工作場合碰到她,跟她大約聊過,後來接觸到這個題材就想到可以讓她來試試,正巧她也想嘗試新的類型,因為她平常不看鬼片,因此我也滿開心她願意參加拍攝。承恩的螢幕形象都滿陽光的,不過在電影劇情中設定他比較大男人,也有點魯蛇的樣子,讓他跟過往的形象不太一樣。

夏于喬離開主持圈後,積極轉型想當全職演員。
夏于喬離開主持圈後,積極轉型想當全職演員。

拍攝時的畫面都很可怕嗎?如果真的遇到送肉粽的習俗該怎麼辦?

導:其實各式各樣的畫面都有,絕對讓你意想不到!但如果真的遇到「送肉粽」儀式,參考民俗專家的說法應該要盡量繞路避免沖煞到,或也可先到廟宇求護身符放身上避邪,亦或請法師開符或到廟中拜拜,如果隔天還是不舒服,可以到廟宇請法師專門處理即可化煞。

《粽邪》電影劇照。
《粽邪》電影劇照。

那麼《粽邪》約在何時上映?拍攝多少時間?

導:目前應該在會八、九月,但也有可能會在鬼月左右上映,花了約 35 天拍攝完成。
PS.正式上映時間2018年8月31日

拍攝《粽邪》期間有遇到哪些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導:拍攝的某一天剛好要拍攝用到筆電的畫面,但當天很怪的是筆電程式都無法跑,拍攝的是女主角的家,那天剛好法師也在,就進去上樓看,後來法師說這樓上磁場很怪,所以當天便請法師做法,後來拍攝時筆電就可以順利跑了,雖然很毛但也真的很玄。

那在拍攝《粽邪》時,最困難的地方是?

導:應該是要重現「送肉粽」的隊伍,還有找到合適的拍攝環境最困難。因為我是真的下彰化拍,本來選定了一個村落,附近居民也溝通過了,但就在要拍攝前一個禮拜,那邊的里長表示在大過年的拍攝這樣的題材,大家都會很敏感,怕觸霉頭,對此我還特別跑去跟里長拜託,只差沒跪下來了,但最後還是無法得到同意,我們只好趕緊找景換地方照表拍攝。

在這部片中有想傳達什麼意涵嗎?

導:片中意涵主要希望是以尊重生命,活出自我價值為主。

想請教導演,對於拍攝電影,自己最大的成就在?

導:我覺得最大的樂趣在於可以把自己心中的畫面,呈現在大銀幕上。若實際呈現出來的效果比心中當初的設定還要好就會滿開心的,也很有成就感。

進行拍攝工作的廖士涵導演,面對作品神情專注。
進行拍攝工作的廖士涵導演,面對作品神情專注。

有機會想再拍攝哪方面或挑戰哪方面的題材?

導:最想嘗試犯罪電影,就是寫實的犯罪電影,結合心理層面的謀略深算,還滿有畫面的。

謝謝廖士涵導演接受專訪。

結合習俗禁忌與時下流行的直播和霸凌議題的電影《粽邪》,預計將在今年鬼月檔期上映。

採訪:象鼻/編校:神搜企編中心

資料來源:【神搜專訪】禁忌「送肉粽」儀式 鬼月電影《粽邪》導演廖士涵專訪 拍攝過程險中邪! - 電影神搜 象鼻看電影 2018-03-09

【導演手記】《粽邪》從「送肉粽」看見人的內心恐懼

【導演手記】《粽邪》從「送肉粽」看見人的內心恐懼
陰暗的街巷,家家戶戶門窗緊閉,時不時傳出鐵門嘩啦聲響,到處瀰漫著詭異的氛圍,忽然間,大排的水面閃現火把倒影,越來越近的號角聲劃破寂靜,不久,金紙滿天飛舞,撐著傘的鍾馗,在眾官降首的簇擁下,緩緩步出,隨即鑼鼓震天,鞭炮大作……

我還記得當時聽到「送肉粽」時所產生的恐懼,就像是小時候看殭屍電影,只要看到湘西趕屍的片段,那種陰森恐怖的氣氛,總是不斷糾纏著每一晚每一夜,讓我不得好眠。感覺這一切就像是有某條宿命的線牽連著我,把小時候那個輾轉難眠的不安回憶帶到現實,然後逼著我就範。

所謂的「送肉粽」,就是要把上吊亡者的煞氣送走,且因為必須要在夜間舉行,所以更顯陰森恐怖,而為了重現「送肉粽」,劇組煞費苦心,幾乎要把彰化沿海一帶的街巷翻遍了,畢竟要在彰化當地重現「送肉粽」場面可是一件大事。還記得拍攝前,其實我們已經有規劃好幾條可執行的「送肉粽」路線,我們逐一拜訪每個店家,跟他們說明來意,就是希望將不必要的困擾減到最低,本以為一切順利了,沒想到就在開拍約1週後傳來噩耗。

那天晚上正在一個戶外體感溫度只有4度的河岸邊拍攝,場務組吆喝壯漢齊拉著大塊黑布幫演員擋風,另一邊則是製片組用對講機喊著演員休息室的帳篷被吹走了,需要人手支援,一連串的兵荒馬亂之際,只見製片眉頭深鎖,苦著一張臉在我身旁來回踱步,我始終覺得事有蹊蹺卻也因為趕著進度,就一路拖到快收工時,才上前詢問製片。

夏于喬在《粽邪》有大量壓抑祕密與恐懼的內心戲。(華影提供)
夏于喬在《粽邪》有大量壓抑祕密與恐懼的內心戲。(華影提供)

沒記錯的話,當時製片語帶保留的說:「導演,等一下收工可否去看幾條街道?」我心想,是還有甚麼街道沒定嗎,為何非得要選在收工的夜晚,體感溫度這時應該只剩2度左右去看街道呢,果不其然,在我追問之下,製片這才坦承之前設定的「送肉粽」路線被當地的鄉長反對,我們被迫要擇他地拍攝。

這時距離拍攝「送肉粽」場面只剩3天,嚴格的說是2天,因為我們必須要騰出整整一天的時間重新聯絡演員,畢竟我們這次為了要呈現真實的「送肉粽」隊伍,特地商請真的有在操作「送肉粽」的法師、官將首、乩童、七爺八爺、神轎等總共約三十幾位鄉民來幫忙。

原先樂觀的我以為,像這樣場地臨時出包不借的情況並不新鮮,因為我總覺得每個案子都有屬於它自己的一條出路,時候到了,該屬於它的便會一一浮現,殊不知,這次真的是遇上大麻煩了;首先,因為我們真的是在彰化拍攝當地居民都避之唯恐不及的一項傳統習俗,即便現在媒體資訊這麼發達,卻還是有居民會因為「送肉粽」經過自家門口而群起抗議,於是,當原場地的鄉長知道我們要拍攝這樣敏感的題材時,便聯合其他鄉一起抵制我們劇組,我這時才知道事態嚴重,便請監製們出馬招開說明會,誠懇表達《粽邪》電影拍攝的來意,只是,事與願違,依然被打了回票;後來我才知道另一個很關鍵的因素是,拍攝當時再過1個月就是農曆新年,對他們來說,即便戲裡呈現的不是真的「送肉粽」,仍舊觸他們霉頭。

為了解決眼前這道難題,我把自己入行所學的重新REVIEW了一遍,腦中沙盤推演了不下幾十回,把各種可能、不可能的因素都列入考慮,但也因為已經拍攝了,不能斷然喊停,勢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於是我請副導把「送肉粽」場次想辦法整個再往後多退個幾天,目的就是希望製片組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尋找適合的場景,只是,多緩個2天,就真的有辦法在彰化當地找到願意借我們劇組拍攝的場景嗎?畢竟電影《粽邪》講得就是從「送肉粽」習俗出發的鬼故事,真的需要一個鮮明在地的場域來呈現氛圍,但時間真的不允許了,很可能會因為場地沒確定就這樣喊停,所損失的將會是難以估計的數字,再加上每天都是凌晨收工的節奏,每天的酷寒強風已經讓工作人員吃不消而出現疲態,此時再不將場景確定,對工作人員的士氣更是一項大打擊,就在這樣多重壓力下,眼看時間退無可退,前方似已亮起一盞明燈。

《粽邪》找來厚底子演員陳博正(阿西)擔任法師一角,由在台中彰化一代擔任鍾馗代言人的宗教顧問許白龍臥雲親自為阿西的鍾馗妝開臉。(華影提供)
《粽邪》找來厚底子演員陳博正(阿西)擔任法師一角,由在台中彰化一代擔任鍾馗代言人的宗教顧問許白龍臥雲親自為阿西的鍾馗妝開臉。(華影提供)

拍戲就是這樣,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要開天窗之際,幫我們擔任宗教顧問鍾馗的臥雲白龍先生想到他之前熟識的一位鄉長也許有機會可以借我們場地拍攝,於是二話不說,當天一收工便驅車趕往現地勘查。說也奇怪,當我一到現場,腦中想的竟是當年聽到「送肉粽」所衍生的畫面,仿佛有一條無形的繩索,把過去的回憶跟現在的經歷接上,然後我便知道,「送肉粽」的場景已經有了著落。

電影《粽邪》雖然從「送肉粽」這個習俗出發,講的卻是人的內心恐懼。鬼無形而人有形,會讓人心生害怕的,或許多多少少都跟自己生命經驗的連結相關吧!這也是我拍這部電影感觸最深的一環。

《粽邪》導演廖士涵想藉由「送肉粽」這個習俗出發,探討人內心的恐懼。(華影提供)
《粽邪》導演廖士涵想藉由「送肉粽」這個習俗出發,探討人內心的恐懼。(華影提供)
資料來源:【導演手記】《粽邪》 從「送肉粽」看見人的內心恐懼 - 鏡週刊 文|廖士涵 2018-08-31 06:29